霹雳舞首次入奥、女性选手占比增至50%,巴黎奥运会初显瘦身成效

体育大生意第2378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文|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北京时间12月8日凌晨,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正式投票同意巴黎奥组委提出的2024年巴黎奥运会增设霹雳舞、滑板、攀岩和冲浪四个大项的方案。其中,霹雳舞历史首次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

在奥运瘦身的大背景下,有新项目进入就势必有旧项目要被压缩,举重和拳击则成为受影响最大的比赛项目。举重共有4个小项被移出巴黎奥运会,参赛名额将比东京奥运会少76个,拳击则将减少34个参赛名额。鉴于举重是我国传统的奥运夺金优势项目,此番举重被减少4个小项,势必对我国在巴黎奥运上的奖牌总数造成潜在的冲击。当然,举重和拳击被压缩,固然是因为其所属的国际单项组织治理混乱、丑闻不断,并与国际奥委会交恶,但根本原因还是自身的职业化程度太低,观赏性和商业价值先天不足。

国际奥委会表示,做出这些决议的出发点是贯彻《奥林匹克议程2020》的三大奥运瘦身原则:推动奥运会年轻化、控制参赛规模、鼓励性别平等。巴黎奥运会的10500个参赛选手名额将比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11092个减少592个,同时尽可能减少一些男性比赛项目转而增加一些男女混合项目,巴黎奥运会将有22个大项设置男女混合比赛项目。国际奥委会还非常自豪地指出,巴黎奥运会将历史首次实现女性参与者比例达到50%。而东京奥运会的女性比例也将达到48.8%。

回想奥运会创立之初,国际奥委会创始人顾拜旦曾禁止女性参赛,此后直到1900年才勉强同意女性参加奥运会,但当时的女性只能参加网球和高尔夫两项比赛。 而在一百多年后的巴黎奥运会,女性选手却能占据奥运选手的半壁江山,这不能不说是平权运动方面的里程碑。

对此,国际奥委会内部不乏质疑声:为了所谓的男女平权的政治正确,就真的只有让男女参赛人数比例完全一致这一种方式吗?毕竟,在体育比赛中,男性的比赛竞技水准和激烈程度天然就比女性选手强,而为了一味政治正确而牺牲比赛的竞技水准和观赏性,这并不是一个万全之计。

奥运会比赛设项向来牵一发而动全身。随着霹雳舞成功入奥,可以预见的是,霹雳舞将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推广热潮。而刚在东京奥运会上重返奥运的棒垒球和日本人力挺的空手道,则因为未获法国人力挺而将无缘巴黎奥运会,这对于空手道的全球化进程而言不啻是一个重大打击。

为什么霹雳舞这项新兴运动能够成为巴黎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为此甚至能让举重和拳击等奥运传统项目为其让路?要知道,举重、拳击不仅是古雅典奥运会的经典比赛项目,而且在现代奥运会中同样称得上是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早在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上,举重就成为了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而拳击则是在1903年第三届奥运会上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追根溯源,这一切皆源于奥运瘦身计划。

众所周知,国际奥委会自雅克-罗格在2001年出任主席以来,开始倡导奥运瘦身计划,即通过控制奥运比赛项目数量、压缩奥运会规模从而为奥运举办城市来节约办赛成本。2013年,巴赫当选主席后进一步加大了奥运瘦身的力度,2014年在国际奥委会127次全会上通过了《奥林匹克议程2020》,其中在瘦身方面明确提出三个目标:第一、要逐步将夏奥会和冬奥会的参赛选手人数分别控制10500人和2900人左右。第二、鼓励性别平等,为更多女性选手参赛创造机会,使奥运会中的女性参与者比例达到50%。第三、在吐故纳新方面,优先引入年轻人喜爱、普及程度高、赞助商和转播商喜闻乐见的运动项目。

鉴于奥运申办日益显现出“无城来办”的尴尬趋势,所以国际奥委会又赋予了奥运会举办城市一项特权,即允许举办城市拥有在当届奥运会中增设比赛项目的提议权,然后由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来决定是否批准这一提议。正是基于这一规定,在东京申奥成功后,东京奥组委就提议在东京奥运会中增设棒垒球、空手道、滑板、攀岩、冲浪五个大项并在2016获得投票通过。而巴黎奥组委则提出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增设霹雳舞、滑板、攀岩和冲浪四个大项。

允许奥运主办国来自由提议增加奥运比赛项目,这其实并非由巴赫首创。早在在现代奥运会创立初期,当时为了鼓励各国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就曾允许举办国设置一些本国盛行的比赛或表演项目,以展示本地区本民族的体育文化成就。所以,早年间,奥运会的比赛项目非常不固定,各国经常自由决定本届奥运会设置哪些比赛项目。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欧美国家的比赛项目才顺利进入奥运会,进而推广成为全球主流运动。

随着二战后国际奥委会步入正轨,国际奥委会开始收紧办赛权力,明确规定,奥组委在奥运会期间只能将临时增加的运动项目设置为奥运表演项目,并且此后又进一步收紧了数量,只允许最多将两项正式比赛中所没有的体育项目列为奥运表演项目。而在这一期间,日本成功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将本国盛行的柔道列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而韩国则是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将本国力推的跆拳道列为表演项目,跆拳道此后从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随着奥运会参赛规模的日益壮大,1989年国际奥委会第95次全会决定,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始,不再设置表演项目。国际奥委会在这一时期的《奥林匹克宪章》中明确对奥运比赛项目做出一个量化标准, 即只有在4大洲75个国家广泛开展的男子项目和3大洲40个国家广泛开展的女子项目才能列入夏季奥运会比赛的大项和分项,且至少在奥运会召开前7年确定, 确定后不允许改动。这对于很多志在进入奥运的体育项目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比如我国的武术。如你所见,我国筹办2008年奥运会期间,尽管与国际奥委会反复磋商,最终武术也仅仅只是特设项目,让中国武术界大为失望。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命运轮回间,奥运会近年来对各国的吸引力明显走低。为鼓励各国申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不仅推动奥运瘦身计划、允许各国提议增设奥运项目,而且还将奥运申办规则从申办改成邀请制。但即便如此,奥运会仍然“无城来办”。比如2022年冬奥会,进入正式候选的6个城市有四个城市中途弃权,只能剩下阿拉木图和北京两家,显然在这家之间做出抉择并不难。而2024年夏奥会同样出现候选城市陆续弃选的窘况,万般无奈下,国际奥委会只能将2024年奥运会主办权直接授予巴黎,而将2028年奥运会主办权授予洛杉矶。

在这种情况下,奥运会举办国肯定会优先提议将本国流行的运动项目列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所以,东京奥组委提议将本国最受欢迎的棒垒球和空手道列为正式比赛项目不难理解,而巴黎奥组委钟爱霹雳舞同样也是如此。据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在2018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法国有100万人参与霹雳舞运动,每年法国都会举办约11场大型国际赛事和560场全国性赛事。

诚然,霹雳舞入奥主要原因在于法国的力挺,但它也成功迎合了国际奥委会对项目年轻化、性别平等化、减少奥运办赛成本、受赞助商和转播商喜闻乐见等要求。

首先,在年轻化层面,霹雳舞脱胎于街舞,是黑人文化的一种,在20世纪60年从非洲传入美国黑人社区,成为黑人表达叛逆性格、彰显个人特色的一种街头舞蹈,非常受年轻人的欢迎。其次,在性别平等方面,霹雳舞比赛往往设置男单、女单和男女混合三种比赛项目,男女选手的观赏性差异并不像传统体育项目那么大。再次,霹雳舞对场地要求灵活,无需专门修建大型比赛场地,更不需要修建永久性体育场馆,最大程度节约了办赛成本。最后,霹雳舞因为在年轻群体中备受追捧,自然深受赞助商和转播商的力挺。

综合这些因素,霹雳舞此番入奥堪称水到渠成。而在看到空手道、霹雳舞入奥后,中国武术是否心动了呢?只是,这种用举办一届奥运会的方式来换取一项运动项目的短暂奥运一届游,代价是否有点太大了呢?

责任编辑: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红杏视频_隔壁_中文字幕电影乱码在线观看 » 霹雳舞首次入奥、女性选手占比增至50%,巴黎奥运会初显瘦身成效